全国咨询热线

400-888-85638

评《玄玉时代:五千年中国的新求证》

2021-04-27 15:19:32 浏览次数:

“墨中含绿”的大传统 ——评《玄玉时代:五千年中国的新求证》

2021-04-17 21:13 来历:文讲述

原标题:“墨中含绿”的大传统 ——评《玄玉时代:五千年中国的新求证》

评《玄玉时代:五千年中国的新求证》

▲《玄玉时代:五千年中国的新求证》,叶舒宪著 ,上海人民出书社出书

中国人从小就熟知“君子比德与玉”的老话,也都知道新疆和田生产的羊脂白玉价值之珍贵。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早在中原文明尚未孕育出生的史前时代,早在白玉一统天下之前,还存在一个以黑为美的“玄玉大传统”。这个时代是指距今5500-4000年阁下的以深色玉料为礼节用玉主要原质料的漫长时期,汉字还要等1500年才真正形成甲骨文这样的占卜叙事载体,真可谓是上古茫昧难考索了。那么,本日的我们该回收什么途径来靠近甚至从头审视这段被遗忘的汗青?

评《玄玉时代:五千年中国的新求证》

▲玄玉的产地之一塔什库尔干县喀喇昆仑山(视觉中国)

赋予沉默沉静而神秘的上古圣物一种言说的本领

在文献一筹莫展之处,隐约有物象发声言说。《玄玉时代:五千年中国的新求证》的作者叶舒宪给出的路径是“物的叙事”,在他看来,玄玉组成的史前玉礼器序列,如同牵引我们走出神宫的线团。传世文献讲夏的汗青,绕不开大禹治水和禹铸九鼎,除了《史记·夏本纪》提供的夏世系和茫昧难考的神话,我们对这段失落已久、尚无文字可以凭依的史前史所知寥寥。近20年来,作者教育的科研考查团队以9000年玉文化的大传统为立论基石,对西部七省区250个县市举办了周密的观测采样,足迹包围中国境内生产玉礼器的处所。拉网式的普查提供了种类富厚、数量复杂的郊野样本,从头建构起玉礼器的神话学,展现中原文明的精力和信仰之根,提出“玉文化先统一中国”的独创概念。前八次的考查聚核心是与夏商周玉礼制传统直接对应的齐家文化,也就是距今4000年阁下中国境内最发家的地区性玉文化,从2016年的第九次考查开始,玄成全为新的存眷点,作者教育的步队摸清了有关玄玉时代的空间漫衍问题,并提出“玄玉大传统”的概念,认为这是华夏玉文化与西部玉文化的配合发源期。《玄玉时代》一书就是对这一概念的集结。该书以物言事,严谨而清通的论证赋予这些沉默沉静而神秘的上古圣物一种言说的本领。

展开全文

本书的创新点主要表此刻两个方面。首先,将作为物质文化重要“证据”的玄玉视作一种神话具象和见识的凝聚。本日以中原文明探源为起点的形形色色的“中国故事”,本质上就是一种建基于神话思维的文化,其形态也是由神话的文明大传统为载体的。在对中原文明探源的研究中,都市、青铜器和文字是国际学界普遍用于认定“文明”的三个标志,《玄玉时代》则指出,玉礼器相较于这三者而言更为陈腐,系谱更复杂,且有着传承不绝的链条可供复兴,为我们本日回溯中原文明发源、从文化基因层面来表明中汉文明的形成与源流,提供了重要的物证,而这个具有高度标记代价的线索却被人们持久地遗忘(第33页)。再加上20世纪初“古史辨”派所建议的古史解构论的风行,正史之外的“志怪”空间更是一再被压缩,假如没有玉礼器这类新物证的插手,《山海经》《竹书纪年》这样的上古奇书在下一个世纪恐怕真的要在“疑古”的海潮下被迫退出汗青学研究规模了。

《玄玉时代》将玉礼器界说为一种华夏文明国度产生初期的圣物原型,即一种承载了神圣意蕴和神话思维的“显圣物”。为了更好地说明这个观念,作者举出三例今人习焉不察的“物证”——其一是台北故宫所藏“网红级”文物,清代翠玉白菜;其二是苏美文明中与开天辟地的创世神话相关的“神圣的镐头”;其三是台北排湾族珍藏于古壶中的琉璃珠。这三种“显圣物”虽出自差异文明的差异阶段,但都带有“让物显圣”的精力投射内在,因而被神圣化和神话化。玄玉同样具备这样的宗教信仰的内涵逻辑。

评《玄玉时代:五千年中国的新求证》

山西襄汾陶寺遗址出土龙山文化墨绿色蛇纹石玉瑗

规复玄玉“华夏文明第一玉”应有之美誉

400-888-85638